熹微

【楼诚】大哥,我明白了

1.
阿诚刚刚开始进入学堂读书没有多久,总是会读书到很晚,想着自己一定要成为像大哥一样有学问的人,自己该多多努力才好。难得大哥从不厌烦他的请教,阿诚也愿意向大哥请教,总能受益匪浅。


阿诚坐在书桌前打了个哈欠,合上这本《牡丹亭》,思忖着杜丽娘和柳梦梅的“生同室,死同穴”是不是学堂里先生说过的同声共死呢?可是如果男女情爱是同生共死,那之前读过的《水浒传》当中的那些结拜为异姓兄弟的梁山好汉,愿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豪情又能不能解释同生共死呢?

 
夜深了,阿诚轻手轻脚走到大哥书房跟前,看着书房的门缝下漏出的微弱的灯光,心里跟着激动了一下:大哥还没睡。于是探着脑袋,用手轻轻的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没有反应,又轻轻的敲了两下,“大哥,你睡了吗?”

 
正在屋里专心写文章的明楼听到有几分软软的声音在叫自己,才回过神儿来起身去开门。屋里暖黄的灯光瞬间倾泻出来,笼在这个站在门口的孩子的身上。明楼看着门口这个孩子,怀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更显出身形的瘦弱,仰着头用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望着自己:“大哥,我有个问题想向你请教,你现在方便吗?”

 
明楼盯着那双踩在冰凉地板上赤裸的脚,一边嗔怪道:“怎么没有穿鞋就跑出来了?着凉了怎么办?”一边心疼地用有力的臂膀将这孩子的腿一搂扎实的抱进自己怀里,走到书桌对面的椅子上让阿诚安安稳稳地坐好。阿诚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急着来跟大哥请教问题,怕大哥休息了,就匆忙跑过来,忘记穿鞋……”


“那也不急这一两秒钟的时间。说吧,有什么要问的?”
阿诚把自己的疑惑跟明楼说完,稚嫩的脸上那双充满渴求的眼睛望着明楼,颇有一种不打破砂锅问到底誓不罢休的架势。


明楼淡淡的笑了笑解释道:“阿诚啊,你的那两种理解都对,它既可以是信守承诺的兄弟义气,也可以是生死相依的男女爱情,无论哪种都是都是值得尊敬的。不过,就我的理解‘同生共死’光有情有义,为对方去生去死还不够,该是拥有共同信仰的人,能够为了他们共同的信念出生入死,彼此相依。”


阿诚,想了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明楼看在眼里,踱步到椅子跟前慢慢蹲下身,揉了揉阿诚的脑袋,柔声道:“阿诚现在不太明白没有关系,以后慢慢就会明白了,今天已经很晚了,快去睡吧。”


“嗯,谢谢大哥,大哥晚安”


“晚安”


听着书房的门啪嗒一声关上,明楼靠着椅背不禁回忆起阿诚每次来向自己请教时候的神情,如此谦虚好学又如此勤奋努力,看来用不了多久自己便没什么能让阿诚来请教的了。



2.
在弄堂的一个破败的院落中,右肩已经受伤的明楼命令阿诚赶快带着情报离开,可阿诚的倔强的脾气又上来了,说什么也不肯走。

“大哥,你放心,我没有受伤,所以我一定可以保护你,我们有机会可以一起逃出去,别让我离开你!”阿诚知道,围追他们的是一个小分队,明楼遭遇偷袭受了伤,如果自己留下两个人一起逃走的几率就更大,否则大哥很有可能会有危险。


看着阿诚泛红的眼眶,明楼心里有些心疼,两天前才相互表明心意的一对恋人,本该你侬我侬花前月下才对,没想到生不逢时,如今竟要与阿诚经历生离死别。但现在情况危机,容不得他再多想什么。


明楼近乎用嘶吼的声音:“阿诚!不许哭……不许哭!抬头看着我!”


阿诚听闻缓缓抬头,对上了那个坚定无比的眼神,那个他无比熟悉此刻却又些许陌生的眼神,那个每每遇到抉择都能看到的坚定的、给他巨大支撑的眼神,此时此刻又透露着几分说不出的柔情。


“阿诚,记得我说过的同生共死吗?我们的命不是仅是自己的、不仅是彼此的,更应该是属于我们的信仰!”明楼有些哽咽,顿了顿又接着用铿锵有力的声音道:“别忘了,你该是一名铁骨铮铮的战士!这是命令,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阿诚心里怎会不明白,明楼要的不是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九十的成功几率,而是要确保情报百分之百安全送达,所以他不能冒险让阿诚留下,只能是自己替阿诚打掩护让阿诚从后院先走才能顺利完成任务。他们身后不只有彼此,还有需要他们战斗、甚至需要他们付出生命的人民、国家、民族。


阿诚用力地点点头,他回想起多年前自己跑去大哥的书房请教问题时大哥跟他说的话,每一个字都还是那样清晰,他知道他们彼此的心意,知道他们共同的信仰指引着他做出正确的选择。

“是,长官,保证完成任务!”阿诚五指并拢向明楼敬了个军礼,一如多年前明楼刚知道阿诚也和自己一样成为了一名军人的时候。

 

 3.
阿诚站在窗前望着庭院,不知怎的竟又想起这么久远的事情,但在他的脑海中还是一样的清晰。又到了大哥的生日,阿诚在厨房张罗着长寿面,扮了小菜还加了两个荷包鸡蛋,每一年面和的都是一样的劲道。


窗外夕阳西下,染红了半边天,院中的湖水也铺上了一层温润的光泽,坐在湖边的秋千上看了一下午书的老家伙怕是又迷迷糊糊的打盹睡着了。已是夏末,傍晚微凉,阿诚拿了件外套走了出去。


坐在秋千上的老家伙果然睡着了,怀里还抱着自己当年去请教大哥问题的时候拿着的那本书。阿诚慢慢蹲下身,拍了拍明楼:“大哥,醒来了,该吃饭了。”明楼近年听力开始下降,阿诚只能扯着嗓子喊醒明楼。


明楼揉揉眼睛,晚霞映着对面这个人的脸红彤彤的,尽管眼角有了鱼尾纹,可那双眼睛还一如从前透彻明亮,尽管头发花白,可那笑容依然纯真灿烂。明楼牵起阿诚的手往屋里走:“好,回屋吃饭了,阿诚今天又做什么好吃的了?”


“大哥,生日快乐,给你煮了长寿面!”


自己的手被紧紧地握着,阿诚想了想:所谓同生共死大概就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生命里有你一半;我们为共同的信仰生死相依;最后,我还能陪你终老。


大哥,我明白了……




写楼诚本尊真的是战战兢兢,千思万想无奈能力有限,希望还算看得过去
@楼诚深夜60分 

评论(4)

热度(64)

  1. Sissi三一熹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