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微

【谭李】等你回来

“老谭,我去出差了,上周你在国外都没能好好庆祝我们的纪念日,等我回来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哟”

谭宗明刚下飞机进家门,就收到了李熏然的这条微信,本想着一个星期没见好好跟小家伙腻歪腻歪,看来也要泡汤了。看着文字后面一个可爱的表情,像极了自己家的小家伙——脸蛋红扑扑的,抿着嘴笑,眼睛也乐得眯成一条线,谭宗明想象着小家伙笑着时候的可爱模样,自己也不自觉的笑成一个馒头人。

小家伙出差就出差吧,也不在乎这几天,等他回来好好给他一个纪念日惊喜。谭宗明像往常一样回复了李熏然的微信:保证出色完成李警官布置的任务,到时候李警官负责出席纪念日庆祝活动就可以了。亲爱的,等你回来。

“等你回来”这四个字似乎成了谭宗明和李熏然的默契。两个人都经常出差,尤其是李熏然常常是突然会接到任务,谭宗明知道李熏然每次任务或多或少都有危险,而且李熏然有纪律在身具体要执行什么任务不能和谭宗明透露,这样的未知总是会加剧谭宗明的担心,但好在所有的担心害怕都会融汇在“等你回来”这四个字中,谭宗明知道只要他跟李熏然说“等你回来”,李熏然一定会遵守约定平安回来。而每当李熏然收到“等你回来”的消息,就有说不出的安心,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要做的事有多危险、多艰辛,总有那样一个家、一个人牵挂着他。



任务完成的顺利,上级还说会对李熏然的小组进行嘉奖。返程的途中,李熏然在梦中美美地勾画着接下来难得的几天假期,想着可以和老谭来个短途旅行,去周边的渔家乐吃海鲜,清蒸鲈鱼、蟹黄捞饭、豆豉蒸扇贝……菜谱都要在梦中列好了。可没想到迎接他的不是假期、更不是老谭……

就在返程前一天有人将偷拍李熏然和谭宗明的照片放到了网上,帖子中不仅将照片上的名车和谭宗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李熏然的名表扒了个底朝天,更是直指李熏然作为公职人员是被谭宗明包养的情人,甚至暗示李熏然的父亲李局长也与谭宗明有颇多的权钱交易…… “权钱交易”“商业大鳄”“同性恋”,无论哪一个字眼都在刺激着大众的敏感神经。

李熏然一回来气还没喘匀,来不及想谭宗明怎样、自己的父母如何,就被上级领导轮番问候“问候”。接连几天的连番询问李熏然已经筋疲力尽,可他心里依然揪着,不能使用通讯设备自然无法知道谭宗明的情况:是不是还在担心自己?盛暄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受到影响?老谭会不会忙于处理这件事又忘记按时吃饭呢?

对里李熏然的调查总算告一段落,轻叹了一口气,李熏然摸索着裤兜里的钥匙打开了家门,客厅里只开了壁灯不似往常透亮,昏黄的灯光让家里似乎也变得昏昏沉沉,李熏然只觉得有点儿呼吸困难。抬眼看到两鬓夹着几根银白的母亲眼眶红红的坐在沙发上,远处父亲有点儿佝偻着背站在阳台,阳台的窗子大敞着一阵冷风袭来,李熏然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时,李熏然才清醒的意识到这件事最终竟以这样的方式让父母知道。他从没想过要瞒着父母,也从来不会觉得他和谭宗明的事情是一种苟且,就算他无法让所有人认可他们,至少也希望在父母面前他和谭宗明是光明正大的。

只是他的父母是非常传统的家长,让他们接受这一切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更需要一段时间向他的父母慢慢解释,而现在自己的父母从网上的流言蜚语中知道这一切,他们会怎么想自己和谭宗明的关系,自己又该怎么解释才能解释清楚,就算真的可以解释清楚父母又能真的能够理解他的爱情。李熏然希望自己能快速整理出思绪、组织好语言向父母说明情况,可本就刚执行完任务的他本就疲惫不堪,连番的询问也让自己脑子一团浆糊,现在站在父母面前的自己更是心乱如麻,李熏然只觉得怕是下一秒自己就要倒下了。

坐在沙发上的母亲向前倾了倾身子:“然然......”李熏然下意识想抢在母亲前面:“爸、妈,事情不是不是网上说的那样,我知道之前没有跟你们提过是我的不对”,李熏然缓了口气,用尽浑身的力气一字一顿的继续说, “谭宗明是我的爱人,我们两个是非常非常认真的在交往,我们是真心待彼此的!”

李熏然忐忑的看着父母

空气安静了好久,李熏然只觉得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

母亲带着哭过后微微的鼻音:“然然……你知道那些压力不是你能承受得住的……”

李熏然摇摇头想说他不怕,只要有谭宗明在无论怎样的压力他都承受得住。

“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爸爸想一想啊,你爸爸清清白白一生,难道你要他在临退休之前留下这样一个污名吗?”

李熏然依然用力地摇摇头,他的父亲对于他来说从小就是偶像般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李熏然会选择子承父业,他的父亲英勇无畏岂是他人能够玷污!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真的……真的要找一个男朋友,至少也得是家境相当的吧,那个人跟你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你会吃亏的……”

李熏然拼命的摇着头,不知道是想说那个人不会是别人只能是谭宗明,还是想说他不想任何人伤害他的家人,或者说他可以无所畏惧承受任何……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熏然蜷着腿坐在床上,清冷的月光透过玻璃窗洒进卧室,投射在李熏然清瘦的身上,勾勒出银白色的轮廓,李熏然穿着单薄只有与孤影为伴,呆呆地盯着手机屏幕。无数个谭宗明的名字闪过:电话、短信、微信……都还在屏幕上不停地滚动。

“我没事,别担心”

李熏然的消息刚发出去就收到了回信“然然,如果你想和我聊聊就打电话过来,如果你想静静我不会打扰你,但是你要知道,我会等你回来”

“等你回来”四个字温柔地击溃了李熏然最后的一点坚强,所有的气愤、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烦闷全都化作晶莹的泪滴争先恐后涌出眼眶。他多希望谭宗明现在就在他身边,他能靠着那个最坚实的、最能给他安全感的肩膀,向谭宗明诉苦,听谭宗明安慰他、让谭宗明当他的出气筒……

李熏然拿出手机像发了疯一样不停地看新闻、看留言、看评论,明知道自己看了会伤心会难过,但还是忍不住想看,想试图从洪水猛兽般的谩骂中找出一点点理性的发声,试图找出有力的回击方法,但本就不善言辞的自己又怎能敌得过天下的悠悠之口呢。看着那一个个充满戾气的文字似乎恨不得将自己吞噬,李熏然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疯狂才能让他们说出如此恶毒的诅咒!那可是温暖体贴自己放在心尖上爱着的谭宗明,那可是善良宽厚自己发誓要孝顺一辈子的父母啊!自己的心脏每跳动一下都能清晰地感觉到疼痛……

就这样一遍遍的刷着手机,一遍遍回想父亲的身影母亲的话,一遍遍回想他和谭宗明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从天黑到天明,再从天明到天黑。虽然看不太懂那些商业数据,他也知道因为这次的事件,盛暄面临着危机。他知道盛暄对于谭宗明来说不仅仅是事业,更是心血和陪伴,如果自己注定不能陪伴谭宗明,至少该让盛暄安安稳稳的待在他的生命里。

李熏然沉了一口气,迅速用纤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敲好了几个字将消息发了出去。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知道既然做了决定就要赶紧行动,否则自己下一秒就会改变主意。他也知道接下来电话应该会被谭宗明打爆索性就关了手机。

大概过了几天,等李熏然再打开手机,谭宗明的微信在第一时间跳了进来:“然然,如果你要分手我会尊重你的决定不会纠缠,但在这之前,我还是希望能跟你见一面坐下来好好聊,我想让你知道我查到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我有能力保护你和你的家人,这种事以后绝不会发生,相信我,我会等你回来!”



在医院手术室门口,李熏然的父母强撑着一口气在等待李熏然的手术结果,他们知道只要自己撑着,从小孝顺的李熏然就会撑着不会放弃。这一次,李熏然失约了,他没能回到谭宗明身边,在执行任务时受了重伤。手术虽然保住了性命,可李熏然始终处于昏迷状态,身体有轻微的反应、嘴里偶尔也会叨念些什么,他叨念最多的除了父母恐怕就是“老谭”了。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星期,听着李熏然嘴里不停地叨念着“老谭”,李熏然的母亲感到孩子的每一次叨念都会像在自己心里狠狠地扎了一针,缓缓抬头,:“老李……你去找那个人来吧……”边说边啜泣着“……也许他来了,然然说不定就能醒了”

谭宗明看着李熏然清瘦的身躯陷在医院雪白的被褥当中,只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抿着,没有了李熏然往日的灵动。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拖着步子挪到病床边,伸手握住那只修长无比骨节分明的手,手掌的冰凉似乎在瞬间浸入了谭宗明的心房,让谭宗明全身都跟着冷透了。

不记得多少年没有湿过的眼眶,竟有一滴泪珠滚落至鼻翼。谭宗明拿手背擦了擦,稍微定了定神,起身开始和李熏然的父母还有主治医生开始讨论病情,几个电话敲定了能够前来会诊的专家。

谭宗明开始每天都抽出时间来陪李熏然,给他念书,给他讲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经历的那些有趣的故事。书念了一本又一本,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眼眶也跟着红了一次有一次,但想想那个每次冲自己咧着嘴笑,圆圆的眼睛里仿佛藏着小太阳的李熏然,想着那个在敌人面前该总是英勇无畏的李熏然,谭宗明又会眨眨眼睛冲着病床这个人笑一笑,他相信那个活蹦乱跳的李熏然只是偶尔犯迷糊迷路了,他一定会回来的。

谭宗明过两天又要去国外参加一个论坛,他把这一周要给李熏然念的书、要讲的故事都录音到李熏然的手机里,然后照例给李熏然发了微信:“亲爱的,接下来的几天不能陪在你身边了,这次要你等我回来,我依然也会等你回来,希望这次我们还能相遇”

出差回来刚下飞机的谭宗明一打开手机就收到一条微信,他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确认这条信息是备注为“小狮子”的小家伙发来的,温暖的阳光洒在谭宗明弯着的嘴角和没眼,仿佛万物都是新生。

“老谭,我等你回来,在家!”



因为论文答辩耽误了昨天的投稿,谢谢页主君答应帮我补贴@楼诚深夜60分 么么哒~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