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微

【楼诚】四次拥抱

高考作文联文

【2018年江苏高考作文:花解语,鸟自鸣】花解语,鸟自鸣。生活中处处有语言,不同的语言打开不同的世界,比如雕塑,基因等都是语言,还有有声的、无声的语言。语言丰富生活,演绎生命,传承文化


一大早天空泛白太阳还没露脸的时候,窗外凄厉的哭喊声和嘈杂的脚步声隐隐约约传到明诚的耳朵,明诚向来浅眠年,年纪大了更是如此。被吵醒的明诚再无困意,披了衣服走到窗边。

邻居家的那个女主人这日出殡,大人、老人、小孩儿,着孝服的、戴黑纱的、配孝章的人来来往往……她老伴儿瘦瘦小小、头发花白,跪在地下哭的泣不成声,只得被两个年轻人搀扶起来。人群中戴着一副圆眼镜的司仪高喊一声:“起灵啦——”各路人马急匆匆收拾东西上了车,十几辆黑色的车排成长龙,打着双闪驶离院落。

直到末尾车消失在视野,明诚想起那日登门问候的时候,那家男主人用囫囵的嗓音说的一句话:“这以后连个和自己吵架的人都没了……”窗外一阵凉风,明诚打了个寒颤,赶紧把衣服穿好。回头看着床上正打呼的那位,无奈的摇了摇头。

明楼年轻的时候基本没做过家务,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这年纪大了反倒非要做家务,且不说做的不合格还要阿诚或保姆返工重做,单说很多家务做起来力不从心还总让人提心吊胆。这不昨天保姆请假回家,阿诚说等保姆回来再把新买的窗帘换上,可明楼非不听,偷偷一个人踩着凳子去挂窗帘,结果下来的时候没踩稳,脚磕到桌子腿,还把脚踝划破了一个口子,把明诚的魂儿都吓没了。

年轻的时候过的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谁也不敢承诺一个白头偕老,唯有珍惜眼前。如今各种各样的乱流都挺过来了,什么大风大浪也都见识了,自己还能和明楼相伴安度晚年,明诚已经十分感谢这份幸运。只是人大抵从本性上就是贪婪的,有些东西从未拥有便不会妄想,但凡只要尝了一点儿甜头便只会心心念念想要更多。虽然知道是人都会有那一天的,但明诚还是希望明楼能陪他久一点儿、再久一点儿……尤其在安宁稳定的生活中更加害怕那些“突如其来”。

天已经大亮,阳光裹着还赖在床上的明楼,烘的全身暖暖的舒坦得很,明楼不情愿的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身旁的人早就不在了,唯有厨房的声响断断续续传来。昨天可是惹得阿诚不高兴了,明楼小心翼翼地穿好衣服叠好被子,洗漱好了乖乖地坐在餐桌前。凭借着多年看餐桌就能识锝阿诚心情的经验,对比昨晚的白水煮面,今天早上的牛奶三明治显然已经表明阿诚的气消了一大半。

既然阿诚已经没那么生气了,自己也要好好表现一番。饭后积极主动承担了洗碗的任务,可是还没等开始洗,阿诚回头一个不注意,明楼这儿就打碎了一个杯子。明楼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本想用这次机会好好弥补昨天的过错,不成想这下弄巧成拙错上加错。新买的一套杯具就这么碎了一只,阿诚心里别提有多心疼了。但是转眼一看身边这位一脸无辜的表情,除了腹诽一句“这老头真不让人省心”还真是无话可说了。

被请出厨房的明楼只好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可是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以前自己确实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可他还有他的工作他的战场他的信仰……如今只剩一把老骨头赋闲在家,想帮阿城分担一些家务却总是弄巧成拙,让阿诚一把年纪还有为自己提心吊胆。可每次脾气一上来谁也拦不住,家里人不让干什么,自己就偏偏想要偷偷干好证明自己还能发挥余热。家人数落两句就开始无差别攻击,无论是保姆还是儿子,当然阿诚也未能幸免。气消了之后细想,家里人说的都在理,是自己做的不妥,可一旦怒火被点燃就怎么也无法扑灭,就算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也还是没有任何作用,总要把气撒出来了才算完。明楼也总是因为这个常常和自己生闷气,自责总是不让家人省心。

明楼一声无奈的低叹,如今自己早已不再是能将情绪控制得当的明楼了,用手背胡乱的抹掉眼角的一滴浑浊,嘴里叨念着:“老了……老了……”

不大一会儿明楼就倚着沙发迷糊过去了。明楼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又或者也许是灵魂穿越。那个深夜他就像现在一样,半梦半醒的倚在明公馆书房的沙发上,等着第一次执行任务的阿诚归来。那天晚上也不知道是上海几年不遇的大雪,天空一点残月,院落的边边角角都覆盖了雪,把院落映的惨白,把天空映得青灰,屋子里都凉透了没有一丝暖意。明楼恍恍惚惚又进入了送阿诚去伏龙芝的两年来反反复复出现的梦境。在巴黎一个同样的雪夜,王天风比自己先到达了联络站处决了阿诚,耳边“砰”的一声枪响划破寂静的天际,一抹嫣红侵染了周围的洁白,那是一个鲜活生命的正在消逝,明楼绝望地喊着“阿诚”的名字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却发现阿诚不在身边。

 

 明楼也不知道自己又迷迷糊糊睡着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老花镜还卡在鼻梁上,可阿诚却不见了,场景的重合让明楼感到了一种久违的似曾相识,那种紧张担忧仿佛穿越了时空隧道又钻回了自己心里。明楼用已经嘶哑的声音唤了两句阿诚,依然无人应答,正准备出门找人的时候听到了钥匙开锁的“咔嗒”声。阿诚拎着两袋子菜呆呆的望着对面激动的眼泪都要飙出来的人,明楼也不多做解释拄着拐杖颤颤巍巍上前一把就把满脸疑惑的阿诚搂得紧紧的,生怕再将阿诚丢了去。明楼像是一只沐浴在午后阳光中,只会在主人怀中打呼噜的慵懒的大猫,轻轻地伏在阿诚肩头,无意识地蹭着阿城的脸颊。

如此这般的举动阿诚也明白过来大哥又做噩梦了,那些年的战斗除了在他皮肤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疤痕,也在他的心里也留下了太多的忧虑和恐惧,这几年越发显露出来。有时候只是午后打个盹儿也能做上好几个噩梦,更别提每晚睡觉的时候更是难得安宁,几乎每次都要在阿诚的呼唤中才能脱离梦魇。好在只要惊醒时候阿诚还在身边明楼就能安心很多。

  

明楼又想起那个夜晚阿诚回家时的情景,被惊醒后的明楼匆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抬眼望着墙上的挂钟,如果任务完成得顺利阿诚就该回来了。果然没过几分钟就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推门进来的阿诚小脸被冻得红扑扑的,那条粗黑的眉毛上面满是冰凌,衣襟上的积雪还将化未化。正准备先汇报工作的阿诚敏捷的捕捉到了大哥眼底满满的担忧。于是他缓缓走到明楼身边,轻轻用双臂环着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就像小时候为数不多几次和大哥撒娇的那样。明楼拥着还没暖和过来依然在自己怀里微微打着寒颤的人,只想把自己毕生的温暖都给予这一人。温暖柔软的嘴唇轻轻地啄吻着对方还是冰凉的耳垂,湿冷的外衣下两个温暖的心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明楼感受着那个惊魂未定的比自己快着半拍的心跳,那是阿诚在努力告诉自己:大哥,别担心!我安全回来了,以后就能成为你合格的助手了!

  

阿诚赶紧放下手中的菜,把“老小孩儿”扶到沙发上坐着。让明楼把左腿搭在自己腿上,挽起裤管帮明楼擦药。昨天干活的时候还真是伤的不轻,阿诚本来赌气不准备给明楼擦药的,可到头来还是心软了。明楼脚踝上这道伤口还真的和阿诚小时候在脚踝上留下的那条十分相似。

那时候阿诚刚到明家没多久,也刚刚开始去学校上学,深知自己底子差不比其他从小来上学的同学,有同学嘲笑他一两句他也不在乎,只一心埋头温习功课。更有一些专门挑衅欺负他的同学,阿诚也是能躲则躲不愿再给大哥大姐添任何麻烦。即便阿诚这样也总是有人得寸进尺。和明氏企业是死对头的刘氏企业的公子哥这天放学就在小巷里堵住了阿诚。阿城虽然不管家里的生意,可也略微知道一点儿前几日刘氏自己输了生意气不过偏偏要找茬怪到明氏身上来。

只听刘家的公子哥冲着阿诚阴阳怪气:“我还以为是明家小少爷呢,原来是明家收养的那个仆人。我要是你我都不好意思每天来学校,什么都学不会还白白浪费明家的钱,明家就算做慈善也不是这样的做法吧!”

阿诚不打算理他自顾往前走,被人酸两句也不会少块儿肉,该早点儿回家温习功课早日让大哥大姐看到自己成绩进步才好。

但对方仍然不依不饶:“难怪明家会收养你,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明家都是惯会抢别人生意的小偷!”

别人怎样说自己阿诚都可以忍,但是要说大哥大姐阿诚绝不能忍,还没等对方反应阿诚一把拽住对方的衣领,用自己的头狠狠地撞了对方的鼻梁,刘公子被撞的眼冒金星两个鼻孔都开始淌血。对方也不甘示弱,和阿诚厮打在了一起,阿诚的左脚踝被地上的石子划了一道口子,上衣的扣子也被拽掉两颗,不过对方也狼狈得很,直到巡警看到打架大喝一声两人才匆匆跑走。

身上的衣服是前两天大哥刚带自己去裁缝铺定做的新衣服转眼就被自己弄坏了,还弄了一身伤,阿诚不知道回家该如何跟大哥大姐交代,只好在街上四处游荡希望能想个好法子把这件事圆过去。可不大一会儿就天黑了,阿诚什么办法也没想出来只得乖乖回家。

明楼眼看天黑阿诚还没回家正准备出去找人,就看到瘦瘦小小的一个身影站在门口,眼睛不敢直视明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脚尖。本来是想向明楼认错的,可还没等开口说话豆大的泪滴就砸向了地面,抽噎着怎么也忍不住了。明楼一看心里立刻就明白了,这孩子刚来家里还不习惯,即便是高兴的事情也很少跟家里人讲何况是被人家欺负,明楼真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平日里阿诚的衣食住行都被置办的妥妥帖帖,自己怎么就没早想到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平白让这孩子还要再受这些屈辱。

明楼蹲下身把小孩儿拢在自己怀中,慢慢的拍着背给阿诚顺气儿。他知道阿诚平日里最听自己的话,就在他的耳边一字一句讲给他听:“阿诚,记住!你已经是明家人了,家里人就是你任何话都可以对他讲的人,就是无论你怎样都会无限包容你的人。”楼轻柔的抹去小孩儿脸上的泪珠,阿诚不住的抽噎中似懂非懂发的点点头,但这句话他记了一辈子。

阿诚一边把药箱收好,一调侃身边这个老头非要和自己弄个情侣款伤口,还非要让自己担心上几日……

明楼知道阿诚这是给他台阶赶紧顺着就下来了。半拥着阿诚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也不知道多久都没这样依偎在一起谈心了:“阿诚……”阿诚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明楼不必继续往下说他心里都明白。又挪了挪身子,让自己的耳朵贴近明楼的心房,再不像年轻时强劲有力的心跳,但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那颗为自己而跳的心,“大哥,还记得你说的吗?家里人就是你任何话都可以对他讲的人,就是无论你怎样都会无限包容你的人。只是……下次别再让我担心了……”

明楼紧紧扣着那双布满斑纹血管凸起但他依然觉得漂亮的手,像是一个郑重的承诺。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