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微

【蔺靖】好久不见3 十年之后

 

这篇刚好和今天的60分题目契合,顺便投个稿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永别 

 

赵启平难得休假,谭宗明请赵启平来自己家里共度二人时光,一部优雅的法国老电影、一瓶醇香的玛格红酒再加上一盏昏黄的壁灯,气氛刚刚好。谭宗明的衬衫刚被解开一半,赵启平的手机就十分不识眼色的响了,而且来电的人十分锲而不舍,赵启平只好整理整理衣衫去接电话。

 

“平平!平平!多亏你的妙招我和老凌和好了,但是老凌最近不准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所以我就打包发你邮箱啦,你先替我保存着以后有机会你再传给我。”李熏然激动兴奋之余好像听到赵启平旁边有人,“不打扰你了,谢谢,拜拜!”挂断电话以后赵启平一脸生无可恋,兴致全无,两人默契的选择了洗澡、盖棉被、聊天、睡觉。

 

第二天同样赋闲在家的赵启平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打开了李熏然的小说文件包,果然是李熏然看的小说,除了自己兴趣缺缺的刑侦推理类小说,还真是不剩什么了。不过这个《金陵琅琊记》看起来还有点儿意思,里面这个江湖郎中的性格自己还是蛮喜欢的,和自己的处世态度颇有几分相似……赵启平欲罢不能看了一整天,终于追到了大结局:

 

萧平旌在琅琊山接到家书快马加鞭回金陵祭拜母亲,完成祭拜的各项仪程之后就赶着进宫给皇祖父请安。

 

进宫后才听说这次皇祖父病的重,到寝殿的时候被告知皇上刚服了药正在午休,平旌就在偏殿候着。萧景琰这些日子病痛缠身常常睡得不安生,半夜咳醒了就再难入睡,睁眼望着窗外直到月色隐去天空泛白。午膳过后服了一剂汤药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半个多月以来头一次睡了个安生觉,一觉睡醒来日头已经偏西。身边伺候的人传信说长林二公子来请安,已经在偏殿侯了两个多时辰了。萧景琰连忙叫人给他更衣,宣平旌进殿。

 

萧景琰倚在书桌前看着平旌给他行礼。小孩子就是长得快变化大,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没见个子可是长了不少,脸上少了几分稚气多了些潇洒的江湖气。平旌是萧景琰最疼爱的孙子,虽然调皮得很,可是人也机灵聪明会讲话,大梁萧氏自是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不会快活,可萧景琰还是私心希望这个孩子能远离宫廷的尔虞我诈、远离尘世的纷纷扰扰,让他能在一片净土上活得潇洒自在。三岁时就送平旌到琅琊山拜师学艺,如今算算也有七个年头了。

 

萧景琰招招手让平静坐在身侧:“这些日子在琅琊阁都学了些什么,说给朕听听。”

 

萧平旌瘪了瘪嘴:“老阁主不知怎的,突然叫我读起兵书来了,以前他可从不教我这些!而且还要每日都考我的功课,不过我可是从小跟大哥父王偷学了不少老阁主考的那些还真难不倒我。”

 

蔺晨还是如此心思细腻,如今北境局势紧张,庭生上了年纪不比从前,平章虽然足智多谋骁勇善战担得起护卫北境重任,但有时也抵不过人心险恶,平旌作为长林二公子总该是要做好准备以备不时之需。萧景琰笑了笑:“老阁主教你什么你就好生学着,他总有他的道理!”

 

平旌不敢忤逆只好连声答应着,可还是忍不住向皇帝爷爷列举老阁主的种种“劣迹”:“上次上琅琊山之前皇祖父吩咐御膳房带给孙儿的榛子酥孙儿可是没有好好尝一尝,都被老阁主偷吃光了,还骗我说是最近阁里闹了老鼠。”景琰听着心里发笑,苍白的脸上有了几分暖意,一大把年纪的人怎么还跟小孩儿似的,这人怎么对着晚辈也没个正经的时候。“下次让御膳房多备几份带着就是了”

 

每次见平旌从琅琊山回来,萧景琰总是有问不完的话,平旌也总有说不完的话。平旌说老阁主又在山下捡了个孩子取名叫蔺九,比自己小上几岁。蔺九是个古板的人,阁里的每一项规矩都严格遵守从不懈怠,脾气倔的像一头大水牛,自己想偷看一下金陵城来的消息蔺九怎么都不肯,可老阁主那个洒脱的性子却偏偏喜爱蔺九,真是让人捉摸不透。他还问老阁主为什么不娶亲,老阁主说他早就成亲了,可平旌不解为何自己从未见过阁主夫人。平旌还说从琅琊山回来前上山的红梅开的正劲,老阁主每年都会从梅树上剪下几支做插花摆在屋里,直到冰消雪融梅花开谢……

 

萧景琰鼻间一阵酸楚红了眼圈,他们之间所有的不能说和不能做都被他精心呵护在生命中的每一处细节。忆起当年靖王府的庭院中也是有两株梅树的,蔺晨曾对自己说过庭院中两株梅树比不上琅琊上的好看,还说一定带自己上琅琊山见识见识,送别蔺晨的前一个晚上两人就是在靖王府的梅树下对酌。梅花火红月光清冷,蔺晨带来一坛上好的竹叶青,竹酒澄芳,甜绵微苦,余味悠长……刚好微醺却不醉人,萧景琰怔怔的看着那人喝酒时不羁的风姿不知不觉红了眼眶,低头喃喃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蔺晨拉着萧景琰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在这里,我们从来没有分别过,也永远都不会分别。”一阵风袭来,梅树上的花瓣零星落下,恰有一瓣落在萧景琰的鬓边,黑发红梅煞是好看。

 

不一会开始洋洋洒洒下起了小雪,雪花星星点点落满了两人的黑发,蔺晨勾着唇角笑了笑微凉的手指轻抚着萧景琰的脸颊:“景琰,你老了之后也一定很好看,这样也算是与你一起变老了。”语毕,又将鬓边的梅花瓣轻轻取下虔诚地拢在手心。

 

萧景琰一阵剧烈的咳嗽吓坏了萧平旌,但萧景琰却示意不要惊动任何人。萧平旌一面给萧景琰递水拍背,一面说道:“我每次回来皇祖父都问我好多关于琅琊山的事,百闻不如一见倒不如皇祖父您亲自去看上一看,那里一年四季都有好景,真真算得上是人间仙境了。”萧景琰只是笑着摇摇头:“琅琊山,有些人念了一辈子,终其一生也见不上一眼,有平旌你代朕看说给朕听就已经很好了……”年轻时四处征战的旧疾,最近几年忙于国事又添新病,自己的身体早就是千疮百孔了,他深知自己这次怕是难逃此劫了。

 

“平旌来替朕磨墨吧。”又快到蔺晨的生辰了,以往每一年他都会在蔺晨生辰的时候捎一封信给他,蔺晨在他生辰的时候也是如此。不过这次他还想再多做一些,他知道这些年无论是朝堂还是边疆都有蔺晨的暗中相助,桩桩件件他都能替自己安排的妥妥帖帖,哪怕是送萧平旌到琅琊阁的不情之请蔺晨也二话不说欣然接受。蔺晨把他一生所有的温情、所有的牵挂都给了自己,而自己除了每年的一封信什么也给不了他。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未来十年二十年自己想和他说的话都写在每一年的信里,让他知道他所有的心意。

 

刚写好了一行,手一抖一个墨点又滴纸上,萧景琰暗自感慨真是不中用了,又换了一张纸重新开始写。有太多话想跟他说,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不知不觉已经二更天了,平旌在一旁迷迷糊糊睡着了,桌边的红烛快要烧烬,殿内的光越发昏暗,萧景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打了个哈欠强撑着精神。太医嘱咐他要他早些休息,可萧景琰不敢睡,他怕一觉之后自己再也没机会为蔺晨做这一件自己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

 

十年之后一个冬日,一晚上大雪过后琅琊山一片白雪皑皑,唯有红梅在雪中悄悄绽放,开的炽烈的红梅偶尔散发出清冷的暗香,让冬日的琅琊山也不再苍白单调。蔺晨早早起床从书架上拿起一个小匣子,那是当年平旌从金陵带回来的。今日又逢蔺晨的生辰,蔺晨又拆来一封信拥着暖炉席地而坐细细读起来。

 

床上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蔺晨也没听到,直到走近了才发现这个不让自己省心的病人连衣服也没穿好就起来了,蔺晨赶紧把自己身上的披风给萧景琰披上把他拥进自己的怀里坐着。

 

“是北境的消息吗?平旌那边怎么样了?”以为是北境来的消息探着头看信里的内容,结果不小心红了脸,自己当年一定是病的不轻不然怎会写出这些东西。

 

“我当年忙里忙外好几个月才救回你一条小命,你这条命现在可是我的,你也只能关心我的事,什么大渝、北境、平旌、平章都不许你管,你只管老老实实的吃喝玩乐修身养性。”

 

话音还没落,小腹上的肉就被狠狠地拧了一把。虽然蔺晨尽量不让萧景琰操心,但也知道萧景琰的性子不可能真的放手不管。只好乖乖的交代:“你放心吧,已经把月食的消息告诉平旌了,他那么聪明肯定能度过这个难关。”

 

萧景琰点点头这才算安心,起身去翻那个信匣子,点了点信的数目发现多出几封,上面写着“景琰亲启”,回头疑惑的看着蔺晨。蔺晨一把揽住萧景琰劲瘦的腰肢,吻了吻他的额头:“往后我给你写的信也放进这个匣子里,看我们谁拆信的数量更多。”

 

萧景琰看着蔺晨当年为自己一夜白头,他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突然就有些伤感“要是这辈子都没机会拆呢?”

 

蔺晨伸手点点萧景琰的鼻尖乐了:“要是这辈子拆不完还有下辈子,我把我们的故事、我们的每一封信都辑录起来,若是下辈子我们不记得彼此到时候一看这本集子就识得对方了。”

 

萧景琰把头倚着蔺晨的肩膀:“嗯,不过我不仅要来生,我还要生生世世。”

 

TBC

下一章是楼诚小故事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