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微

【凌李】好久不见2 如隔三秋

李熏然心里不禁赞叹赵启平手段超绝,凌远前前后后谈了半个月的医疗投资项目,竟然被赵启平一个晚上就搞定了,据韦三牛线报上午连合同都签好了。可赵启平给自己出的主意还真不是什么好主意,让自己亲自给老凌做一顿爱心便当送去医院,李熏然反问赵启平:“我不要面子的吗?”,然而内心深处却对于自己做的饭是否能给人类品尝发出了深深的质疑。不过赵启平说的也有理有据,老凌好几天在医院忙肯定连顿可口的饭菜也没好好吃,再说老凌那么死要面子的人,总要有一个大度的人给他个台阶下嘛。

 

其实这件事不能完全怪李熏然,李连夜审了一个猥亵男童的惯犯,一副变态嘴脸嘴巴硬的很,审了一个晚上基本上一无所获。下班时候李熏然累到虚脱,一位受害者的母亲在它面前泣不成声,然而到目前为止审问都没什么进展,李熏然心里十分憋屈。只想赶快回家喝一碗老凌亲手煲的茯苓鸡汤,听几句甜言蜜语当做是安慰,然后冲个热水澡再美美的睡一觉。

 

结果回到家空无一人,掏出手机一看老凌昨天半夜的留言说临时有个大手术去医院了,虽然对爱人的工作心里都理解可还是有点儿不快,澡也没有洗“自暴自弃”地把自己丢进窗帘紧闭的卧室,蒙着棉被一觉睡到中午才被楼上装修的电钻声吵醒。一肚子的起床气没地儿撒,凌远要再不回来李熏然大概发誓要“饿死”自己了。赖得多动一下的李熏然又窝在床上看了一下午的小说《金陵琅琊记》,不知不觉天都已经黑了,随便点了一份麻辣烫外卖充饥,连餐盒也没有收拾裹着棉被继续看小说。凌远十几个小时的大手术,手术结束后还触霉头的被许乐山找上。两个大火药桶基本处于一点就着的状态,凌远回家闻到满屋子的麻辣烫味儿,看见躺在床上看了一天手机的李熏然忍不住拿出了自己唠叨的功力,“凌李大战”就这么爆发了。

 

李熏然一开始火冒三丈,第二天越想越觉得委屈,老凌对自己没遵守饮食约定的前因后果不闻不问就开始发火,冷静之后想一想自己也有做得不妥的地方,后来韦三牛告诉自己许乐山的事情李熏然早就心软的一塌糊涂,再加上老凌这几天在医院都没吃好只能向凌远的“破胃”投降。堂堂李副队一向果断勇敢,感情上也绝不服输,说原谅就原谅,说做饭就做饭,向李妈妈讨教了菜谱,拿着采购清单就跑去超市了。

 

凌远查了一下今天的手术安排没有自己的手术,跟晟宣的合作也圆满签了合同,难得闲了下来思考这几天发生的种种。

 

四天前许乐山又来找他,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次来找自己了,许乐山胃癌晚期唯一的心愿就是临死之前能够得到凌远的原谅。凌远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该不该感叹一句天道好轮回!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跑来祈求他的原谅。如果不是自己有好的修养,如果不是有法律的约束,凌远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小时候他丢下重病的母亲头也不回的离开那一刻,他就发誓再也不会原谅他。到后来他有了养父母有了新的家庭,虽然比不得亲生母亲可他毕竟不再孤孤单单一个人,他有了一个完整的家。那后来他不会再时时刻刻的恨着那个人,他再也不希望跟与那个人任何有关的事情占据他的生活浪费他的时间,他再也不会和这个人有一点儿关联。可当那个人再次闯进他的生活的时候他才绝望的发现,那条血脉是自己终其一生都无法改变。他有多想摆脱自己身上的凉薄自私和疯狂懦弱,那些特点就越明显的在他的身上凸显着,怎么也擦不净抹不掉。

 

就像这次吵架至今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分手”这两字就脱口而出了。虽然一部分的原因是担心李熏然的身体,气他没有遵守两人的生活饮食约定,气他不能体谅自己对他身体的担忧。但凌远也清楚地知道,是自己难以抑制的疯狂情绪打碎了两人之间积累的感情。

 

从那天凌远就没有回家,李熏然给他发的微信也没回,打的电话也没接,李熏然来医院找他的时候他正好在手术当中,两个人已经四天没有见面了。他知道他不是生李熏然的气,更不是在和他冷战,什么手术、签约、会议通通都是借口。他只是像一只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他害怕很多问题思考下去就是死胡同。

 

凌远知道碰到李熏然大概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运气,可自己的生活大部分时候是乌云密布的动不动就打雷雨,而李熏然就是一个温暖的小太阳,永远那么夺目、那么明媚、那么温暖人心……原本凌远以为找到了属于自己生命中的光,但这次他害怕了,也许两人的结合并不只有阳光冲破乌云,或许还有长期处于黑暗而被突然出现的光灼伤,还有乌云遮天蔽日没有温暖光明。凌远暗自神伤的分析着:这两天无论是冲李熏然发泄情绪和他吵架,还是不敢理会李熏然的微信电话都分明显示着后面两种情况……

 

手机“叮”的一声打断了凌远的思绪,是陈亦度发来的微信:

 

Hi老凌,最近发生很多事,大概是冥冥之中的指引,我想我可能要去巴黎碰碰运气了,祝我好运吧!也许等我回来就再也不用只看你和熏然秀恩爱了。

 

凌远紧握着手机,有点儿羡慕陈亦度,即使傲娇高冷如陈亦度也有放下身段不顾一切的时候,自己却和一个小孩子一样扭扭捏捏,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论什么样的逻辑去分析他和李熏然的关系了,但不管怎么说也该回家了,他很想念他。

 

李熏然在李妈妈的视频指导之下完成厨艺首秀,尝了一口最后出锅的三汁鸡翅焖锅,暗暗感叹道自己果然是个聪明人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从厨房出来就见凌远就拎着菜市场采购的大包小包回来了。有这么久吗?怎么感觉老凌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

 

凌远惊讶的闻着饭菜香,看着李熏然系着那个新买的小猪佩奇的围裙在厨房和餐厅之间跑进跑出,“老凌你回来啦,我还说去医院给你送饭呢,李妈妈私厨单传我一个,赶紧洗手来尝一尝!”

 

凌远待愣在门口,十分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自己大概就是一个绑架了天使的恶魔。

 

李熏然洋洋得意的夹了一个菠萝炒饭中的大虾仁给凌远,虾仁的爽口加上菠萝的酸甜和蔬菜的清香,果然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的熏然。味蕾上鲜美的感受越发强烈,内心就越发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熏然”

 

李熏然抬头望着凌远,凌远却一句话也没有说,于是李熏然低头继续吃饭。

 

“对不起……我……”一只温暖的手抚上凌远那只冰凉的手,打断了他的话。

 

“老凌,你什么也不用说,我知道你是因为见了那个人所以才……”李熏然笑眯眯的注视着凌远,佯装严肃的端坐起来“所以凌远同志,本着李副队一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为人处世原则,鉴于你对我态度粗暴语言粗鲁的特殊原因,本队长决定给予你警告处分,留家观察,好好表现把!”

 

凌远有点儿跟不上李熏然的思路:“你……怎么……”

 

“我自然是有自己的情报网啦,你何时何地见了什么人我可都是了如指掌,任凭你是孙悟空也逃不出我的如来掌。”

 

凌远用温柔的眼神一遍又一遍描摹着李熏然的面庞,思忖了良久:“熏然,也许一直以来都太委屈你了。”

 

“唔,的确是委屈了点儿,所以你把这个协议签了吧”说着李熏然就起身跑到书房拿了一张手写的协议出来,往餐桌上一拍“凌远同志好好看看,没问题就赶紧签了吧!”

 

 

凌李友好和解协议

甲方:凌远

乙方:李熏然

  1. 乙方李熏然承诺未来的一个月内不吃麻辣烫、不吃小龙虾、不吃烧烤作为对甲方凌远的补偿。
  2. 乙方李熏然承诺在家连续看手机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总共不超过4个小时。
  3. 以后甲方凌远要主动把乙方李熏然的食谱要改为每一周一次糖醋排骨、一次虾仁茄盒,每两周一次灌汤小笼包、一次茯苓鸡汤。
  4. 剥夺甲方凌远提出和乙方李熏然分手的权利一辈子
  5. 乙方李熏然将保留对该协议的最终解释权

 

凌远站起身来将李熏然拢进他的怀中,把头埋在李熏然的颈边,感觉得颈边的一滴冰凉李熏然打了个哆嗦。李熏然果然是上天派来感化他的天使,如果他以前是绑架天使的恶魔,现在他只想倾尽所有变成这个天使的守护神,要他一生都如此美好快活。凌远轻咬着李熏然的耳朵:“协议里还得加一条,以后不准看这些乱七八糟的小说,那个什么江湖郎中去勾搭皇子一看就不是正经人,自家有个正经医生呢,离那种人远一点儿”

 

李熏然轻轻捏了一把凌远腰间的痒痒肉:“这种干醋你也要吃”然后把手轻轻环在腰间,头倚着凌远的胸口,闭着眼睛感受他的心跳,“老凌,我想你了……”

 

 

TBC

下一章是蔺靖小故事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