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微

【谭赵】好久不见1 终于找到你

赵启平走进那家名叫明记卷饼的小餐馆,一屁股坐在李熏然对面,拿起酒杯先灌了三杯啤酒,才停下来喘了两口气。本来李熏然找赵启平是帮自己支招的,结果被赵启平这幅样子吓得忘了这茬:“赵启平,你没事吧?”

 

赵启平缓缓抬起头自嘲的哼了一声:“小时候天真的以为自己是救世主,长大了才知道其实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太少。”赵启平最近刚接诊一个10岁患骨癌的小患者,说起这个患者赵启平真是心痛的不行,由于在没有确诊的情况下被医院所谓的“医保新规定”骗出院,后来没有钱再办理住院检查也没有察觉病症的日益严重,直到一星期前在六院被确诊骨癌晚期……

 

李熏然和赵启平虽然工作不同,但都算是见惯生离死别,见惯人性最美好和最阴暗,再加上自己的另一半也是医生,总是能比别人更能感同身受一些。李熏然叹了口气拍了拍赵启平的肩膀:“启平你尽力就好了,其他的也只能交给命运决定……”

 

赵启平点点头,没错,大多时候自己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终屈服于命运是常态:“摆脱上天赐我一个土豪,给我放放血让小孩子过的舒服一点!”

 

李熏然灵光乍现提醒赵启平:“你前段时间不是刚治好了一个什么咨询公司的花孔雀吗,薅他两根孔雀毛就都有啦。”

 

“得了吧,真是搞不懂这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前段时间人家辞职跑去当渔夫,听说前两天抬腿跑到巴黎了,抓不到人啊!”赵启平一边感慨一边又干了一杯酒,才想起来今天的正事儿:“你这无事献殷勤请我吃饭,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李熏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纤长的手指抓了抓脑袋上的卷毛:“嗯……那个……那个……就是……我和老凌吵架了他这几天都不理我,所以求大神帮忙,拜托拜托……”

 

赵启平差点儿被刚咽了一半的酒呛一下,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和凌远每天腻腻歪歪的,你们俩吵架就相当于调节气氛增加情趣了!你们俩嘛,没什么是亲亲抱抱举高高不能解决的!”

 

李熏然哭丧着一张脸,委屈巴巴地念叨着这次吵架的前因后果并突出强调了这次吵架的严重性以及自己目前面临的严重后果;与此同时还不忘噼里啪啦打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以给赵启平介绍一个肥肉多多的大鳄作为条件交换赵启平为自己解决情感危机献上妙计。李熏然从韦三牛那里听说凌远最近正在和一个大鳄谈什么医疗投资项目,只要赵启平正常发挥,不仅能给那个小朋友某点儿福利,说不定连老凌现在棘手的问题都能顺带解决了,再加上还能获得一条妙计,一箭三雕,自己只赚不赔!赵启平自然一眼就看穿了李熏然的小心思,连连感叹凌远强大的影响力,连李熏然这么一直单纯不做作人都能培养出“小计谋”了。

 

赵启平歪头看着李熏然一面痛说自己的悲惨境遇,一面泄愤似的大口吃着卷饼,还连连夸赞菜的口味说下次要带着老凌一块儿过来尝一尝,连酱料沾到嘴角还不自知。赵启平听了夸赞还颇有几分自豪:“这可是我从小吃到大的一家,二十多年了味道都是一等一的!”

 

赵启平回忆起小时候攒很久的零花钱才能来搓一顿,第一次来这儿是一个小胖子为了给自己赔礼道歉才来这里请自己吃饭的,后来这个地方变成两个人的“秘密基地”,升学、过生日、考试得第一都得来……

 

第二天,收到韦三牛和李熏然情报的赵启平早早就守在院长办公室所在的9楼电梯口。赵启平望着院长办公室的门来回踱步,手心里细细密密的渗出了汗,心里直嘀咕凌远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虽然赵启平人美嘴甜会来事,但一般也不打无准备之仗总能挖到一些小道消息,可这次凌远和大鳄的约谈简直是地下党接头级别的,除了“接头”时间、地点以及韦三牛嘴里大鳄壮硕身形的描述,其他信息一无所获。

 

正在赵启平反复默念着开场白的时候,院长办公室的门开了,远处两人逆光走来五官隐在阴影当中看不真切,只能从夕阳微光的勾勒中判断这人的身形比凌远要魁梧一些,赵启平赶紧露出商业假笑快走两步迎了上去。

 

当这个人五官在赵启平视野中渐渐清晰,赵启平怎么也迈不动步子了。是他吗?世界那么大久别重逢的狗血故事怎么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不是他吗?可是眼角眉梢一颦一笑都透露着那股熟悉的气息。凌远原以为赵启平是来找自己给李熏然当说客的,走进才发现根本是自作多情,赵启平的眼睛粘在谭宗明身上那里还看得到其他。

 

谭宗明被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别扭的很,上上下下打量着对面这个像雕塑一样被定格的年轻人,看着是有点儿面熟,尤其是那双眼睛藏着的委屈、嗔怒、欣喜,大概自己记忆中的某个地方也封存过这样一双眼睛。

 

赵启平从不期待,也不敢期待,可这个让自己心心念念这么久的人突然就悄悄的闯进了自己的视线。轻抚了一下眼角,转而露出了一个孩童般的笑容,带着三分欣喜三分傲娇:“‘谭大胖’,不记得我了吗?”

 

“谭大胖”?凌远用了自己半辈子的修养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太久没有人这样叫自己,久到谭宗明都快忘却自己儿时的外号,但这个称呼又像是一个灵敏的开关,瞬间接通了谭宗明的记忆库,那双眼睛他记得:委屈时候的泪如雨下,开心时候的灿烂明媚,和自己在一起时候的信任依赖……每一个眼神都有一个独属于他们的故事。深深感受到这两个人周围浓郁的气氛,凌远非常明智的选择了赶紧溜回办公室。

 

“平平!”谭宗明眉开眼笑,伸手准备像小时候一样胡撸一把赵启平的头毛,却被赵启平一巴掌拍了回去。赵启平理了理头毛嗔怒道:“这可是我刚做的发型,别弄乱了。”顺势拉着谭宗明的手说一定要请客吃晚饭,谭宗明心里暗暗发笑,在自己面前能有多傲娇就有多傲娇的性子还是一模一样。

 

两个人来到那家明记卷饼店,点了京酱肉丝、鱼香肉丝、干炸里脊老三样。谭宗明从没想过自己还能品尝到童年的味道,就像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遇到赵启平,大概真的是上辈子行善积德老天爷才会眷顾他所以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儿是因为什么吗?”

 

“还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事”

 

“到底是谁先做错事咱可得把话说清楚”谭宗明有些愤愤不平

 

“虽然我有错在先,但是来这里吃饭就是你为了给我赔礼道歉,不是吗?”

 

“是是是”谭宗明觉得这辈子面对赵启平他永远只会说“是”,况且赵启平说的确实是事实。

 

赵启平家和谭宗明家住在一个街道,这个街道里所有的小朋友都玩儿在一起,弹珠、打沙包、斗鸡、警察抓小偷……每天一定要玩儿得大汗淋漓浑身是土才算尽兴。这些孩子中谭宗明年纪最大赵启平年纪最小,大概是深受尊老爱幼传统美德的教育谭宗明对赵启平格外关照,两人的关系自然而然比其他小朋友要亲密很多。

 

中秋前夕很多人家都拿着面粉、鸡蛋等原材料到街上的月饼作坊找专门的人打月饼。赵启平和谭宗明一大早就搬着原材料到月饼作坊排队,拿着小板凳坐在门口等着月饼出锅大快朵颐。从日出等到日落,两人聊着天分享着一支冰棒,累了乏了就相互倚着对方打个盹。傍晚日头垂下去的时候两只小馋猫终于抱着期待已久的月饼满载而归。

 

谭宗明拎着两篮月饼走在前,赵启平跟在他后面。走了一段谭宗明似乎感觉到后面的人不在了,回头一看路上空空荡荡只有自己一个人,谭宗明忽然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手心直在冒冷汗,用发抖的声音“平平”“赵启平”不停的喊,两条腿不住的打颤但还是强撑着往旁边的一条巷子去寻人。谭宗明脑海里又不停的闪现着前几天新闻里报道的人贩子是怎么用迷魂药把小孩子消无声息绑架走的画面,他拼命的告诉自己赵启平只是走迷路了,只是不小心跟丢自己了自己很快就可以找到赵启平了。可是又不停的责怪自己,为什么不让赵启平走在自己前面,走在自己的视野范围之内,为什么自己不拉着他走,自己还跟赵启平炫耀力气大年纪大没什么麻烦是自己解决不了的,结果现在还把人弄丢了……

 

在附近的两条巷子里折了个来回,连个人影子都没看到,眼看夕阳就要没入地平线了,天边的晚霞预示着黑夜即将来临,谭宗明就算再害怕也只能赶快回赵启平家找人帮忙。一路狂奔回赵启平家,气还没喘匀就看到赵启平在院子里冲他笑。谭宗明知道是被这混小子耍了顿时火冒三丈,放下手里的篮子上前一把扣住赵启平的双肩:“赵启平!你知不知道闯了多大的祸?你知不知道有些玩笑不能随便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多危险?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赵启平从没见过谭宗明这个样子,烧红了的眼睛,惊雷般的吼叫……像一只猛虎要把找启平吞入腹中。两只手钳着赵启平的肩膀弄得生疼,可赵启平怎么也挣脱不开,只能小心翼翼地解释:“我只是……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赵启平心里也是满肚子委屈,自己不过是想和谭宗明开个玩笑逗他开心的,怎么会这样呢。

 

谭宗明一把拽着赵启平就往屋里走:“进屋!面壁!好好反省反省!”赵启平哪里肯被人这样教训,拼命地挣扎起来,谭宗明狠狠地一拽赵启平把整个人都拽到在地上,蹭破了膝盖上的皮。谭宗明赶紧把赵启平扶回屋子里清理伤口,心里委屈加上膝盖伤痛赵启平再也忍不住掉了“小金豆”,用两只小脏手抹成了一只小花猫,谭宗明的怒气、恐惧、担心还在内心纠缠着,但还是拿着手帕给“小花猫”抹眼泪,柔声道:“平平对不起,吓到你了……可是你下次不能在跟我开这种玩笑了,我很担心你。”

 

尽管赵启平已经大概知道自己的玩笑确实不太好笑,但嘴上绝不认怂,脸上还是一副气呼呼的小表情一句话也不肯说。

 

“我请你去街上新开的那家明记卷饼店吃饭,你不是一直很想去的吗?”赵启平听到卷饼店慢慢止住了眼泪,谭宗明就知道这招有用,又接着提出了条件,“不过你要答应我不再跟我开这种玩笑好不好?”谭宗明揉了揉赵启平的头毛,赵启平向来不会和吃的东西过不去,赶紧乖乖的点了点头。

 

薄皮面饼裹着肉丝,配上纤细的葱丝和爽口的黄瓜条,对于当年的两只小馋猫来说简直是人间美味了。后来两人攒着零花钱每逢节假日、生日、纪念日一定来这家店吃老三样。

 

两人嬉笑着回忆那些久远的时光,不知不觉已酒足饭饱,还意犹未尽的两人默契的选择在街边散步。每天车接车送、数据报表、高档餐食……就连外出游玩也鲜少有真正畅快的时候,谭宗明不由得感叹这才是生活,自己想要的那种。赵启平喝得微醺,红着脸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谭宗明当年是如何一步步“抛弃”自己的,故事讲完了就问谭宗明:“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为什么都不来找我?”

 

谭宗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大概自赵启平有记忆起谭宗明就是他的玩伴了,谭宗明刚上小学的时候赵启平还在上幼儿园,后来两人念了同一所小学,除了每天上课的时间和待在家里跟父母相处的时间,其余时间两人基本上都粘在一起。再到后来谭宗明上了初中,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就搬了家转了学。那时候两个人还相互留有对方家里的电话号码,赵启平在电话里兴奋的告诉谭宗明原来住着的那条街道要拆迁,自己也马上能住进楼房了,等自己住进楼房就请谭宗明到新家做客;谭宗明也告诉赵启平自己现在住的地方离赵启平的中学很远,但还是会找机会去学校看他。再到后来赵启平发现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打不通了。谭宗明的父亲生意失败全家人要去国外,谭宗明不知道该怎么跟赵启平说这些事,并且天真的认为只是去一段时间应该很快就能回来,离家前的最后一刻还是拨通了电话结果却是无人应答……当年离开的匆匆忙忙没想到一走竟是这么多年,谭宗明两年前才回国,去了赵启平读的那所中学,以前那栋只有三层的破败的教学楼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一幢具有长长的阶梯十几层高的现代建筑。再没有自己曾经来找赵启平时候的一点儿蛛丝马迹,他的赵启平大概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了……

 

街边一记响亮的汽笛声让谭宗明回过神来,从右边扭头看不到赵启平的身影,那种恐慌的感觉又一次刺痛了谭宗明,直到现在这个人还是能瞬间让自己头皮发麻、手脚冰凉,从左边扭头看到赵启平在自己身后半步紧紧地跟着才安下心来。街边路灯将赵启平的影子拖得老长,赵启平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情,可谭宗明分明能感受到赵启平的失落和孤单,谭宗明慢下脚步让自己的影子和赵启平的影子慢慢重合在了一起,当谭宗明停下脚步赵启平下意识仰起头,眼眶里的那汪晶莹恰好撞进了谭宗明眼里的温柔。谭宗明牵起赵启平微凉的手紧紧握在手中,仿佛是一种庄重的仪式:“赵启平,我再也不会弄丢你了!”

 

 

TBC

下一章是凌李的小故事啦~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