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微

【东凯】 发型

王凯终于结束了路演可以回家好好休息几天了。和靳东两个人下午一起去看了《英雄本色2018》,晚上舒舒服服吃了一顿热腾腾的火锅,现在两个人又一起窝在沙发上守着电视看《恋爱先生》,两个人好久都没这么舒坦的待在一起了。王凯整个人靠在靳东怀里,用修长的手指习惯性的把玩着靳东的头发。靳东的头发向来是软软的、滑滑的、比自己的要长一些,摸起来很是舒服,不像自己的头发总是又硬又倔强,有的时候一觉醒来就会有几根怎么都压不下去的翘毛。有一次晚上洗完头发太困了,没来得及吹干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第二天的发型果不其然变成了和花伦的同款刘海。想想两个人现在的情侣款发型,再看看程皓和周凯的发型的确算是两个人的有史以来了。


记得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在剧组一人顶着一个“汉奸头”,他嘲笑靳东一个人用光了剧组所有的发蜡,靳东回击他说阿诚每天头顶两斤发胶,风吹雨打都不动。每天卸妆要洗头洗十遍的痛苦只有彼此能懂。那个时候两人参加剧的宣传和相关活动大多时候都很默契十足的选择了类似“汉奸头”。


后来靳东的发型换了很多种,而王凯最爱他的还是用发胶把刘海一丝不苟的梳到后面,突显出魅惑十足的美人尖和鬓角,身着一套笔挺优雅的西装漫步于欧洲古堡的回廊之中,光影交错中就像一位从十七世纪穿越而来的绅士,这种时空幻化所产生的“距离感”总能让王凯欲罢不能。


后来王凯的发型也换了很多种,而靳东最爱的还是他把刘海吹得挺拔,每一根毛发都精神抖擞,像极了非洲草原上捕猎时连鬃毛都威风凛凛的雄狮,浑身自然而然散发着自信的魅力。身着别致的西装,游走于欧洲的狭窄的巷道像极了一位忧郁而孤独的王子。每每看到这样的王凯,靳东就差去向某位国王求亲去了。


王凯的人生格言是“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那几根头毛可是宝贝得很。结果刚进英雄本色的剧组就被导演抓来“削”成了“一颗土豆”。刚做完新的发型晚上回酒店,少了那么多头毛头上光秃秃的,用手摸一摸怪扎人的,一阵晚风吹来头顶感觉凉飕飕的。回了酒店正对着镜子别扭着呢,他哥就打来视频通话了。他哥会不会觉得他这样很丑啊?就算不丑发型变化这么大吓到他哥也不好,嘀咕了几秒中王凯把视频通话转成了语音通话。


“哟,这么半天才接还不肯跟我视频,是不是背着我藏了个小情人?”


“是啊,哥!你都没时间来探我班,我可不是得找个小情人聊以慰藉孤独的心灵”,王凯的嘴皮子一向是溜得很。


“哼,看来我哪天还真得过去查查岗了,以免好不容易养熟的男朋友落在别人嘴里”靳东心想大概是王凯做了新造型不好意思让自己看,两个人之前也讨论过周凯的造型,这次造型比起以往肯定是得变化很多。于是靳东也就不多聊片场的事,一面跟他斗斗嘴,一面一项一项内容的嘱咐他:多喝水、多吃蔬菜水果、少玩儿手机、好好休息……


最后聊到王凯昏昏欲睡,挂了电话冲了个澡就把自己塞进被窝。刚睡着没一会儿,就梦见小时候看《西游记》动画片的一个场景:师徒四人走到一个国王要杀和尚的国家,为了阻止这场杀戮,孙悟空变出无数个小猴子趁着夜深人静把国王、王后、王公大臣的头全剃成了秃子。可后面的剧情发展不一样了,那些小猴子一窝蜂的全跑到自己的床上拽着自己的头发就要剃,怎么轰也轰不走、挡也挡不住,自己也和那国王一样变成了秃子。王凯突然惊醒,摸了摸自己的头顶,虽然头发少了点儿、手感扎了点儿,但毕竟自己还是个有头毛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番:还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倒头又睡了过去。


没过几天靳东就跑来剧组看他,在酒店给他开门那人头顶圆寸、嘴边稀稀疏疏的是泛着青色的胡茬、皮肤也变得黝黑,还真有几分周凯的糙汉样子。还没等多欣赏几秒新造型,就听那人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哥”,那双圆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正望着自己,咧着嘴笑的可爱。哪里还有大佬的样子,就是一只熟透的猕猴桃,外表虽然扎手但里面的瓤甜可着呢。靳东心里憋着笑往屋里走,可屋子里的人却“盒盒盒”的先笑起来了。王凯就说靳东今天有哪里别扭,想半天可算是想起来,他哥现在正顶着程皓的厚刘海呢。靳东也一下子反应过来,下了戏没来得及卸妆就去赶飞机了,可不是得被他弟嘲笑一下。


靳东也不恼,一把捞起笑得直不起腰的人,对方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线,王凯伸手抓住他哥的头发左右拽了拽:“哥,你这发套粘的有点儿紧啊……盒盒盒盒…….怎么都摘不下来呢……盒盒盒盒…..”靳东捧起王凯的脸让他看向自己,操着一口程皓的京腔:“嘿!你小子怎么说话呢,几天不见欠收拾了。我告儿你,这发型可显着我年轻呢,哥哥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头发,金贵着呢!”王凯慢慢收了收笑,轻轻摸了摸这个“头套”:“行行行,我们4.1岁同学可年轻着呢,什么发型都年轻!”然后又撩开刘海盖了一个有声大章。

 

《英雄本色》杀青以后,王凯就琢磨起新的发型。后来靳东就见到一个有刘海、三七分和自己是情侣款的发型。像一个潇洒飘逸的中学生,甜甜的、软软的、还那么轻盈,又像极了春游时候小女孩儿手中的棉花糖,入口即化、唇齿留香……靳东毫不犹豫地用实际行动赞美了男朋友的新发型。


王凯盯着电视屏幕上程皓那副要多嘚瑟有多嘚瑟的样子,回忆起靳东刚做了这个造型的时候自己还不太习惯,以至于每次想起这个发型总是能在心里乐上半天;后来刚看剧的时候又总是觉得刘海挡眼睛生怕程皓看不清路摔一跤,十分想冲进屏幕里帮他撩一下刘海;但现在越看越觉得可爱,也深知程皓就得配这么个发型就像周凯就得是个“土豆发型”一样,都是演员自己的形象就得为角色服务,两个人都能看到对方许许多多不同的样子也是趣事一件。


正这么想着,靳东擦这头发从浴室走出来,王凯把靳东按在沙发上又跑去取吹风机给靳东吹头发。靳东疑惑地看着王凯,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今儿什么日子啊?”


王凯一只手搭着靳东的肩,歪着头眨了眨眼:“我宠我男朋友不行啊?要你管!”


后来靳东一度十分感谢自己得宠的发型。

 


评论

热度(44)